国内影视八成亏损 实景娱乐风口渐小
发布时间:2019-01-15 15:51 来源: 未知 作者: admin 投稿邮箱:

1月5日,长城影视以改善公司财务状况为由,宣布3亿元出售全资子公司诸暨长城国际影视创意园有限公司(下称诸暨影视城)100%股权。这距离长城影视收购该资产还不到四年,相比于

  1月5日,长城影视以“改善公司财务状况”为由,宣布3亿元出售全资子公司诸暨长城国际影视创意园有限公司(下称“诸暨影视城”)100%股权。这距离长城影视收购该资产还不到四年,相比于2015年3.35亿元的收购价,该资产折损了3500万元,这还没有包括长城影视在这几年期间翻新、维修等投入成本。

  2018年以前,关于“影视IP+主题乐园”模式的实景娱乐以及“横店模式”的影视城建设风潮高涨,不少影视企业也纷纷入局,其中包括华谊兄弟、光线传媒、长城影视、欢瑞世纪、万达影视等。

  然而转眼2019年,长城影视却出售影视城资产以缓解资金链紧张。与此同时,华谊兄弟放慢了多地主题公园的开业进度,甚至质押部分资产回笼资金。光线传媒虽然在前几年与多地签订了合作协议,却迟迟未见进展。在此之前,最大的玩家万达已经转让12个文旅城以及东方影都。实景娱乐的风向变得摇摆不定。

  “2018年对于大体量、长周期的项目投资都存在顾虑。”深圳大学文化与旅游新业态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刘杰武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实景娱乐投入大,如果仅靠旅游及相关收入,回收周期相对慢;而依靠地产回收又受到国家地产政策影响,目前地产格局尚不明朗,因此实景娱乐投资趋于谨慎。

  据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的调查数据,国内影视中能够盈利的比例仅5%,另有15%的影视勉强达到温饱,而剩下约80%的影视处于亏损状态。

  长城影视表示,本次出售诸暨影视城有助于优化公司资产结构,增加公司运营资金,更好地支持影视主业的发展。而事实上,近几年来,长城影视多次并购资产以将实景娱乐作为核心的新业务。

  除了诸暨影视城,长城影视还在2017年继续斥资3.25亿元收购了马仁奇峰景区、影视城部分股权,以使得实景娱乐为当年的业绩贡献了近1/4的营收。

  实景娱乐板块收入来源主要为影视拍摄服务收入、商铺出租和游客门票收入等。然而,诸暨影视城在2017年度以及2018年前九个月一直处于亏损的状态,年度营收不足千万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由2017年净流入9177万元变为了2018年前三季度的净流出4760万元。

  控股股东的资金链问题也成为出售诸暨影视城的导火索。去年6月,长城影视宣布,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公司董监高及部分核心员工拟6个月内将增持,合计增持5000万元至1亿元。而实际上,截至承诺期满,股东的累计增持仅为1300万元。

  增持计划没有完成,公司股东反而减持。1月7日,长城影视董事长赵锐均披露减持计划:将在未来6个月内减持长城影视的0.23%股权。雪上加霜的是,因为资金纠纷,长城集团所持有的长城影视股份超过87%被冻结。

  资金链紧张之下,长城影视调整亏损资产,实景娱乐版图有所萎缩。对于怎么缓解投入资金的压力等问题,长城影视董秘回应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目前,公司实景娱乐板块包括影视城、马仁奇峰景区等,均在良好运营中,公司将结合日常经营情况合理安排整体资金使用。”

  同样因为运营亏损而被转让的还有湖北赤壁中华水浒城。1月8日,产权交易所官网显示,湖北赤壁中华水浒城有限公司47.94%股权有待转让,并没有透露转让底价。

  资料显示,湖北赤壁中华水浒城是一家老牌影视,不过经营业绩并不理想。2017年资产总计2557万元,但年度营业收入仅为12万元,亏损136万元,2018年前三季度依然持续亏损。

  “横店效应” 曾促使各地纷纷效仿以剧带建的模式,2014年“特色小镇”的风潮更是带动多地影视城的兴建,同质化竞争加速了小型老牌影视的没落。

  传统小型老牌影视没落的同时,以青岛东方影都为代表的 “现代工业化影视”崛起。

  按照万达早前的构想,青岛东方影都和传奇影业将会被装进万达影视的体内,并推向资本市场。传奇影业和万达影视的IP资源,将会落地到青岛东方影都以及万达其他12个文旅城的电影主题乐园。

  其实最早看中万达青岛东方影都这块地的并不是万达。有知情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最早是山东影视传媒集团过来谈开发,不过后来万达进入之后,由于他们的财力、地产项目操作,包括和当地的合作等方方面面更为专业,最终万达让这个项目落地。

  山影集团是山东本土的影视剧制作企业,以捧出多部热门电视剧而知名,包括《伪装者》《琅琊榜》《欢乐颂》。基于资源的合作,2017年初,万达入股了山东影视制作股份有限公司。

  不过,青岛东方影都最终流转到了融创和乐创文娱的手里。继出让项目的所有重资产后,万达也让出了运营控制权。去年底,乐创文娱董事长张昭在毒舌文娱产业论坛上表示:“我们花了很大的代价把东方影都拿过来,我就问自己,这到底是地产商业,还是一个有可能变成中国超级电影IP的诞生地?”

  据张昭介绍,目前乐创文娱电影品牌文化工程集群包括传统文化、武侠文化、石像文化以及草原文化等多类型的IP。“接下来乐创文娱会与融创一起,让中国电影打造出的超级IP能够真正落地到文旅场景。”

  但事实上,“去万达化”的青岛东方影都和文旅城将往何处走,战略依然不明朗。

  从其他多数文旅项目也可以看到,“房地产思维”始终贯穿始终。一家文旅投资企业总裁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目前实景娱乐的投资,大家还没有把思维转变过来,没有认真去研究IP,还是房地产思维主导。”

  “实景娱乐地产只是实景娱乐概念的一小部分,而且主要盈利来源也不依靠产品本身,而是依靠产品是否可以撬动更大市场的期望。”中娱协实景娱乐分会秘书长米守春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之前很长时间里国内创业者和资本的浮躁情绪一直蔓延,对于“概念”的热情远超“体验”。当“实景娱乐”变成“IP”+“实景”+“地产”的地产项目后,反而失去了本真的体验创造性。

  可以看到的是,不少影视企业的实景娱乐项目落地都在放缓。“影视城或主题公园属于重资产投资,金融去杠杆化的大背景下,如果是资金密集型的实景娱乐投资会受到宏观调控的影响,展业不多。” 一位投资企业相关负责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去年,华谊兄弟曾披露,苏州、长沙、南京、郑州四地的华谊兄弟电影小镇和电影世界项目预计将在2018年陆续开业。

  不过,日前华谊兄弟方面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当前已开业项目包括海口观澜湖华谊冯小刚电影,华谊兄弟电影世界(苏州),华谊兄弟(长沙)电影小镇。南京和郑州的电影小镇将陆续开业,暂未披露开业时间。

  而7月份开业的华谊兄弟电影世界(苏州),并没有给公司业绩带来太多亮点。2018年前三季度,公司品牌授权及实景娱乐板块营业收入1.55亿元,较上年同期相比下降57.11%。

  1月8日,华谊兄弟审议通过的银行授信议案显示,公司将所持多项资产进行了质押或抵押以融资,其中包括华谊影城(苏州)有限公司14.29%股权。该公司是华谊兄弟电影世界(苏州)的主要承载体。

  刘杰武透露,许多影视公司利用实景娱乐的名义将地圈下来后,忽略旅游产业的基本运营规律,简单的进行场景植入,导致后期运营的困难。另外,缺乏跨界人才,缺乏经典IP,也是导致实景娱乐经营困难的原因。

  另一边,华谊兄弟的竞争对手光线传媒,也在前几年着手布局实景娱乐。时代周报记者梳理公现,光线年,与上海闵行区、大连市、湖南省商务厅投促局以及扬州江都区,共同签订了合作开发“中国电影世界”项目。这四个项目的规划面积都超过1000亩,其中三个的总投资都为100亿元。

  不过,2018年以来,光线传媒方面并没有透露这些项目的相展。据多家报道,上述项目目前都处于无进展状态或洽谈中,尚无实质落地者。

  关于目前项目的进展如何?1月10日,时代周报记者在深交所互动易上询问光线传媒,不过截至发稿尚未收到董秘的回复。

  “国内实景娱乐景区投资运营的模式还不成熟,各家虽然拿地,但是面对一个不成熟的模式,多数还在观望。另外,不排除有些企业拿地动机不纯,期待土地增值。而本身影视公司也存在资金压力、精力不济等问题。投资更趋谨慎。”刘杰武说道。

阅读排行榜

编辑推荐

本站二维码

关注微信公众号,了解最新精彩内容